您的位置 首页 头条要闻

田文华,何尝不是整个悲剧人物?

中国选举与医治网 有关“三鹿”,关于田文华,不断想写点什么,特别是在田文华被刑事拘留之后。 日前,看新闻,田文…

中国选举与医治网 有关“三鹿”,关于田文华,不断想写点什么,特别是在田文华被刑事拘留之后。

日前,看新闻,田文华的律师在法庭上为其做无罪辩护。直觉的反映是此种辩护策略必然只能是使辩护仅仅占有程序的意义。抛开法令麻烦不管,就仅仅以国内如今司法常常更是政法之表示状,法庭如何不妨会公然宣判田文华无罪呢?以笔者之愚见,现实上,从田文华被刑拘的那一刻起,她也就被正式宣判了,所余者不过是走完必要的司法程序罢了。

在一个三鹿“毒奶粉”事项过程中,田文华最为不可被原谅之处可能是其始终都没有做出公开召回“毒奶粉”的断定,并迅即选用召回对策。在笔者看来,事实上也正是这一点将其送上了刑事审判庭。

这里笔者无意谈论法令的问题,笔者更愿意研究田文华为何没有采用公开召回的办法?

据《南方周末》的关于报道,2007年12月,三鹿就接到对奶粉的耗费投诉;2008年4月,三鹿认定是奶粉出了品性问题,因此开始自查原由;2008年7月24日,三鹿猜疑奶粉被三聚氰氨感染,于是乐观送16批次奶粉到河北省相差境考验检疫局举办检测;2008年8月1日下午4点,体检结论讲明奶粉15批次奶粉中含大量三聚氰氨污。

至此,田文华和三鹿万一断然选择公开召回被污染的奶粉,整个事项的走向和演变或许就要写出另一个透彻不同的剧本。但是,令人遗憾的是,田文华和三鹿却做出了整个当前看来无疑是非常荒谬明确,即暗中召回问题奶粉,与此此时,至8月6日公司找出三聚氰氨检查本领后始恢复生产。

值得注意的是,也就在8月2 日,公司即向石家庄市企业书面汇报了奶粉被传染的真实状况。此后的26天里,即至8月29日,三鹿的所有行动都在按照企业的指示,包含暗中召回。

由此可见,不光仅是田文华选取了隐瞒现实事实,就是石家庄市政法照样也选定选拔了隐瞒。为什么?

一旦说田文华和三鹿公司采用隐瞒有其为公司市场名誉琢磨之原由,那么石家庄市政府照样选择隐瞒又是为什么?难道也是商量到公司产品的市场荣誉?笔者不否认企业同样有着对公司市场荣誉的思量,毕竟三鹿应该算是位置的支持型政府,并且是国有控股政府。但除此之外呢?

据《南方周末》报道,三鹿副总经理杭志奇在法庭上回忆,8月1日晚公司召开会议确定不公开召回而是暗中召回的一个原由就是,其时正是处于北京奥运会前夕。

以笔者之见,“奥运会前夕”,这不仅仅是田文华和三鹿公司,或许也正是石家庄市政府明确隐瞒的整个关键的原由吧?

笔者相信,在上海奥运会前夕这样整个敏捷时期,三鹿倘若公开“毒奶粉”真相,大概绝非仅仅只是意味着整个公开产品品性的问题,而更是涉及到达食物安全这样一个敏锐问题之国家的国外的现象麻烦,从而也就拥有了政治问题的意味。也于是,对“毒奶粉”事项之解决和应对,对于田文华,更对于石家庄市政府而言,就不但仅是政府的经济利益麻烦,而更是一个政治问题,其所体贴和考虑的,也就不但仅是一个政府的生死存亡的麻烦,而是更多吧?

还记得“毒奶粉”事情被曝光之初,笔者曾和同事半恶作剧半认真的说,以奥运之敏感,还可能田文华就是想公开召回也非其才能自己做主吧?田文华究竟还是党的干部吧?笔者第一时间即断言,田文华绝对没有胆量向石家庄市政府隐瞒,现在果然如是。当然,这并没笔者的精明,而毋宁说不傻罢了。

当一个人置身于某种环境也许说是处境中时,本来其平常都难免会有某种身不由己的觉得。也于是,笔者无意从道德上对田文华举办评说。笔者也不认为,田文华就真的坏到了一片冰心、伤天害理之地步。相反,笔者相信,田文华在法庭上的忏悔和道歉均是真诚的、发自内心的,由于那是人性,是最为朴素的没有被世俗的多样利益和利害所羁绊和扭曲的人性之流露。

田文华固然有其可恨之处,但其又何尝不是一个悲剧人物?或许认识到田文华的悲剧性,比对其实行单一的道德谴责和司法审判更有道理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畜牧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inshuren.net/toutiao/2621.html

作者: 5vedi3m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